编剧史航发文否认曾性骚扰 晒聊天记录力证女方伪造事实

petssky
petssky
petssky
10740
文章
55
评论
2024-01-30
评论
7,112 1362字阅读4分32秒

1月30日,编剧史航发文回应早前被指控性骚扰的传闻,他写道:“不想屈从那些有预谋的构陷逻辑,也写一篇无凭无据的小作文进行回应”,并列出了与涉及事件的的女性黑尾鸥及李索罗的聊天记录,他表示与两人曾为普通男女朋友关系, 是她们互动配合伪造事实陷害自己。

编剧史航发文否认曾性骚扰 晒聊天记录力证女方伪造事实

编剧史航发文否认曾性骚扰 晒聊天记录力证女方伪造事实

编剧史航发文否认曾性骚扰 晒聊天记录力证女方伪造事实

编剧史航发文否认曾性骚扰 晒聊天记录力证女方伪造事实

 

据悉,2023年4月28日,用户“青年编辑们”发布了一篇匿名投稿,一个女孩指控知名编剧史航曾对自己实施言语和肢体上的性骚扰。此后,又有多名受害者以匿名或实名的方式站出来,控诉史航用相似的方式对其进行性骚扰。

编剧史航发文否认曾性骚扰 晒聊天记录力证女方伪造事实

史航发文全文↓

各位好,我是史航。九个月前的那场事件,我在公开发表了两篇声明后,就再未回应。我不想屈从那些有预谋的构陷逻辑,也写一篇无凭无据的小作文进行回应,让事态陷入“口水战”的漩涡。所以我于2023年6月12日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又用了6个多月的时间,终于通过法律程序知晓了部分匿名控诉我的人士的真实身份,我才意识到此前自己“清者自清”的心态是多么的荒谬。现在,作为这场公共事件的当事人,我有义务将真相还原。

经过逐一对26位女士的控诉内容进行梳理,在此对真相予以还原(承接本人的声明二):

首先,我与@黑尾鸥1988 及@cocteausolo李索罗 曾为男女朋友关系,二人所作控诉均是构陷。她们互动配合、伪造事实,见图7。

1.@黑尾鸥1988 (媒体采访、自媒体转发当事人),图1至3为我与她的聊天记录,图4为其发布的诬告内容,诬告长文详见@黑尾鸥1988 置顶微博12张图片。

2.@cocteausolo李索罗 (媒体采访、自媒体转发当事人)。图5为我与她的聊天记录,图6为其发布的诬告内容。

其次,“听说史航存在性骚扰,但我不是当事人”的,共有7人。见图8。

此外,其余各位均躲在网络匿名及自媒体、媒体的后面,发表着“无证据”但“确有其事的控诉”。

我也确实像那些人所预设的一样无力辩驳。在“性骚扰难取证,所以必然无证据”与“因为‘权力’不对等,所以女孩的热切回应一定违背意愿”两个假设前提下,以事实为依据的社会认识在一定程度上被“偷换”成了一种网络意识:“站出来(哪怕匿名)控诉需要勇气,控诉之人不会说谎,无需提供任何证据。”。尤其是在@黑尾鸥1988 虚构的十几页长文出现后,她借助虚构出的“小默”这个角色,公然喊出“这是一篇没有痕迹证据,也不会提供文字证据的小作文”(@黑尾鸥1988 置顶微博图片第11张3段首句),并在长文中肆意辱骂他人、虚构画面情节,侮辱与诬告的行为被堂而皇之冠上了正当性的王冠。我面对这种合力,确实百口莫辩。

事情出来,摆在我面前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自曝隐私、还原真相,那就很容易落得人品恶劣的评价;要么包羞忍辱、就此沉默,戴着一顶“性骚扰惯犯”的帽子度过余生。所以,我最初迟迟不愿选择、不愿有此面对,但最终还是别无他法。

女性面对的困境是真实且广泛存在的。有时显露可辨,有时隐晦难争。所以,社会的发声渠道,作为权利的扩音器,才更应该留给未被歪曲的事实和真正需要帮助的人。我深知在等待匿名披露以及庭审判决的这些时间里,维权的时间会被动地成为施暴者的武器,各种歪曲和构陷可以滚雪球滚成“定论”。但我坚信,即使事实被编排,但总有人期待看见真相。

还原真相,就是保护女性、保护人的尊严。以上是来自一名“负隅顽抗”之人的自述。诉讼仍在进行中,我不会停止对真相的追索与披露。

weinxin
欢迎关注
喜欢本网站,就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惊喜哦~
petssky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4-01-3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petssky.com/essay-43048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