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再难出贵子(二)——小胖和他爸的故事

petssky
petssky
petssky
10711
文章
22
评论
2015-05-0612:06:06
评论
14,980
摘要

和这个女孩截然相反的是个男孩,个子挺高,是个小胖子,喜欢笑,整天哈哈的。这家伙当初主动要求干大堂经理,因为姓齐,按照约定俗成就叫做齐小胖吧。

寒门再难出贵子(二)——小胖和他爸的故事

梦想

小胖和他爸的故事 

和这个女孩截然相反的是个男孩,个子挺高,是个小胖子,喜欢笑,整天哈哈的。这家伙当初主动要求干大堂经理,因为姓齐,按照约定俗成就叫做齐小胖吧。当初我说大堂经理挺累,他还自动要求,说可以减肥、照顾女同学。然后说自己太胖,不适合干细致工作,呵呵,就是这个小家伙告诉了我什么叫做“人熟是个宝”,什么叫永远都笑绝对没错的。  

这个孩子,家庭条件不错,父母开了一家不错的家居饰品店。当然这个小家伙学习也蛮好,从二级城市来到省会上大学,这孩子的性格很有意思,那他开玩笑,从来不会烦,见谁都笑呵呵的。这个孩子后来虽然没能留在银行工作,但是因为性格好,因为比较活,虽然没有进来,因为家庭条件可以提供一下支持。他在银行实习的六个月,混了个和谁都挺熟,最后因为在银行实习,自己开了家公司,主要是给银行安装提款机。因为这行业是个稀缺行业,一旦坐上了,就很难别人再代替。 

一年的时间,小家伙买了房子,结了婚,也是时常给我打电话。因为当时他想做这个,和他爸爸交流了意见,因为和我比较熟,他爸爸专门跑来找我,请我吃饭,也就是这次吃饭他爸爸教给他,也是教给我一个很重要的人生道理:“人熟就是个宝”。

他吃饭的时候自然少不了一大堆奉承话,然后喝了点酒,就说到了自己没文化自己如何干成了一个家具城。当时我就觉得,这个小胖的爸爸应该有点思维含量,他告诉我说:小胖学习挺好,是个好孩子,估计想留在银行,家里没有门路,但是既然有条件在银行实习了,那么自己在省会也没啥能量,就让这个孩子希望能从银行的下属相关业务中找点什么做,从来没有听说过银行会欠债不还吧,当时这个思路真的让我大开眼界……当时就很有耐心的听了小胖爸爸的话,与其说小胖这孩子不错,还不如说小胖的爸爸真不错。

下面是小胖爸爸给小胖的规划:

小胖开始进银行实习,让他爸爸很高兴。当问他爸爸说做哪个部门的实习的时候,他简略的时候告诉他爸爸,他爸爸不了解银行,但是听小胖说完。立马就觉得实习嘛,最重要的是弄个脸熟,去大堂站着吧,这样银行的头头可以经常见到你。这就是胖爸爸的指导,别的部门银行的头头估计不是能天天见着吧。后来因为实习时间长了,小胖也听说最后留下没几个,再次回家和他爸爸聊这个问题,胖爸爸说:我们和银行工作的那些说了算的没有关系,估计也不差我们家的这点礼物钱,老爸没有本事,能让你留下,小胖,人活着就这样,各有各的命运,不要在想着留银行了。但是是不是可以换个思路,银行也是一家单位,也需要和别人合作,小胖你捉摸一下银行有那些外联公司给银行提供服务,如果可以,争取着半年你看看银行都需要什么业务,争取找出这么一个。小胖的思维转的很快,接受了他爸爸的意见,从那开始,小胖就开始注意办公文具,什么消防器材,什么摄像头安装,什么纸张销售,等等诸如此类。 

最后发现了提款机安装,每装一台的费用不低,但是还是每次都换不同的人,头脑形成了这个思维,告诉他父亲,他爸爸过了几天就来到这里,请我和小胖的主管吃饭,又是送礼,又是吃饭。把整个事情弄明白的时候,在离小胖毕业还有俩月的时候花了20万给小胖开了公司,因为他老爸有家具城的资质,有装修的资质,很快通过小胖找到我和小胖的主管,然后找到了主管的副行长,拿着公司,拿着资质,比装一台比原先便宜五百块的价格承包了我们银行的提款机业务。同时因为相互银行的往来,我们也给小胖介绍了合作银行。  

因为这个关系,小胖经常来找我,我曾问起小胖怎么那么听他爸爸的话,小胖说其实就是觉得在老家周围邻居亲戚、朋友中老爸算混得很好的,老爸自己没啥文化,但是能领着几十个员工干,有几把刷子,从小认为爸爸挺能的。再就是小胖很喜欢说一句口头禅,就是自知之明。也是胖爸爸经常说的那句咱得有自知之明。

小胖有个好爸爸,能给钱,还能发现商机,能让小胖当个小老板,正是他爸爸说的那句:我生的他,了解他,他挺适合自己干,咱也得有自知之明,进不了银行,就合作呗,在省会做个小老板,总比在下面做老板强吧。人得有自知之名,抓住任何机会,这是小胖和他爸爸的故事。

周周的工作

就是这群孩子工作了一个月之后,大多开始隐约地知道,这个群体有可能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因为在这里实习,多少了解了商业银行的工资,待遇,相对其他单位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和小胖那样的理智派很少,当然这种理智来源于父辈的见识,父辈的能力和经济能力和人生智慧。这种孩子很少,就那么一个,大多数孩子,也包括我们这群成年人,都会为了一个飘渺的希望,希望自己比较幸运,去努力去争取。 

也就是从这些孩子中,我获得了一个很有价值的思维。如果有能力一定去争取,因为既然大家都说这件东西好,既然世俗的认知都认为它是好的,那么它一定是好的,不要去自认为自己能够自己打拼出另外一个天地。如果全面衡量觉得这块蛋糕争取不到,立马要转换思维,不要做自己力有不逮的事情,因为努力了,争取了,你的条件达不到,最后伤心还是你自己。这一点很重要,很重要。 

也不知道是出于好心善意,还是出于什么,差不多每个孩子,开始知道我手里有名额,当然这件事,目前只有我和副行长知道,只有两到三个,从那天开始我的办公室,和我的手机开始忙碌起来。刚开始被要走的几个孩子,自然是拉着家长,拉着银行的同事,开始一次次要约我吃饭。这个是自然,人之常情,我知道我自己那点权利,只有两个名额,这个我谁也不想得罪,就一直开拖,找个理由告诉给我电话的人说:我没有这个权利。接着也有孩子的家长,开始直接会找到我的家,提着东西,呵呵,鉴于我手里那点可怜的权利,这礼物我没法收,即便能收,也不想这样,因为我觉得我确定一个孩子,那么就意味着另一个孩子要去满世界的面试,也许他是全世界最优秀的孩子,心有不忍,呵呵。

这时候,当狼多肉少的时候,就完全体现出一条定律:小狼怎么样,完全取决于老狼。 

周周一个女孩,家就是本地的,母亲在某物价部门担任处级干部。这个女孩子家教不错,穿着打扮很时尚,重要的学过芭蕾舞气质很好,有点那种好女孩的感觉,很有礼貌。我对这个女孩子最大的印象就是:家教一定很好,总是那么不紧不慢。 

当这个消息流传到周周的时候,让我明白了这么一个道理,孩子不错,只是一个很微不足道的条件,要爸爸或者妈妈很不错才是绝对的硬性条件。实习的第三个月,我接到了行长的电话,是大头一把手的电话。告诉我周周表现很好,必须要我把实习说明给她写好,我这时候耍了点小聪明问行长:我对这个女孩子没有什么印象,长头发,短头发,是哪个啊?行长说了一句,那个样,就是那个周周的女孩子,反正不是长头发,就是短头发,记住吧她的实习报告弄好,就行!哈哈,事实上行长也不认识这个女孩子是吧,为什么行长直接打招呼,后来副行长给我说到,周周的妈妈的是物价部门的处长,通过关系找到银监局的某位副局长,这位副局长直接给了行长电话,大头只有点头的分,既然硬性条件够,别的都不重要。第一个,这是第一个,后来更是听说,这个名额确定了,周周填了工作合同,周周的妈妈,爸爸,和银监局的副局长,我们银行的几位行长,喝了一顿,挺清楚是周周签了正式的合同,人家才请客啊,小弟级别太低,这种高级别请客,没小弟啥事。 

找工作,好工作,搞定一把手,如果主管部门和本单位一把手打招呼,几乎十拿九稳,说不准单位还得巴结你。从此周周去了六楼,分行办公室,主要负责和政府部门的联系工作,当然这里面其决定作用的是什么,大家明白得不能再明白了。周周现在我的同事,找了个省政府的小伙在谈恋爱,小伙子也是那种家庭,呵呵,在下看来前途一片光明。 

当然周周的也有下插曲,就是实习的时候和同学恋爱了,哈哈,让其妈妈找了那个男孩子……自然就是几个月的恋爱…

weinxin
欢迎关注
喜欢本网站,就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惊喜哦~
petssky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05-0612:06:0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petssky.com/essay-2096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