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听过《南山南》这首歌 却很少知道这个故事

petssky
petssky
petssky
11032
文章
27
评论
2015-09-25
评论
111,570 3549字阅读4分5秒
摘要

“南山南,北秋悲,南山有谷堆;南风喃,北海北,北海有墓碑。”——《南山南》From 马頔

我写过一首歌,叫《南山南》,常有人听完后说它太悲伤,接着问起,这首歌里是不是有一个故事。我说,你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它就已经和我无关了,你掉的眼泪,才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故事。

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独自在海上飘飘摇摇,当你看厌了沿途的风景,你一定会遇到它,并在它南面的海岸上短暂停靠,有一瞬间,你自以为是地认为会和它永远接壤,却想不到还有一天,你会再次起航。

Part 1

小崔:那时候,如果她说天空是绿色的,我都会咒骂蓝色。

她在另一个城市对我说:“在这边的几年,我一直在想,我们终归是太遥远了,不光是距离。每天我都在害怕,害怕每个早安晚安和那些不必要的寒暄,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敢看,也不敢去确认你的生活里全部都是我了,因为我的未来里好像已经没有你了。我想要的是一个能陪着我并肩而行的人,不是一直在后面追着我却让我一直遥不可及的你,我们分手吧,不要再联系了。”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当时的心情,也没想过她会对我说这些,好像一直以来我的坚持都像个玩笑,所有人听得聚精会神,可一笑了之以后,就各自走出了这场游戏,只留下一个讲故事的我在原地自言自语。

过了很多年,我们已经不再那么遥远了,她再联系我,是邀请我参加她的婚礼。我没去,一个人回了母校。那一年见证我们第一次阴差阳错牵手的操场,已经杂草丛生,荒废了很久的教学楼被一家公司买下来改成了仓库,回忆也像堆放在里边的货物一样,被铺上了灰尘。我走到那棵树下,挖出了小时候我们一起埋下的许愿瓶,两张字条上写着——

她:今生非你不嫁。

我:要她一辈子幸福。

Part 2

小陌:人生有太多遗憾,我最遗憾的就是没明明白白对她说一句“我爱你”。

大三那年,我接到她妈妈的电话:你是XXX吗?我是杨XX的妈妈,总听我女儿提起你,她病了,阿姨能求求你来医院看看她吗?”

我无数次幻想再见到她时的场景,可没想到是在病房。她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7月的天气头上还戴着帽子,她说:“不认识我了?不会是还怪我那时候的不辞而别吧?别那么小气,其实毕业之前我就病了,只是不想告诉你,前几天才转院到这,听说你也在,挺想你的,总跟妈妈提起你,没想到她还真找到你了。”说完,她拿出一个小包递到我手里,“那年问你,你说喜欢我的头发,刚开始化疗的时候我死活都要留一束,今天终于能给你了,做个纪念吧。”我的脑子像炸了一样,沉默了很久。我忘了我们还说过什么,只记得她最后说:“如果有时间再来看我吧,如果我还有‘时间’的话。”

离开的时候,她妈妈一直重复着感谢我,还说三年了,她今天笑得最多……回去后,我打开她给我的小包,里面除了一束头发,还有17岁的时候我送她的那条头绳。那之后我再也没去看过她,我害怕再看见她,也怕再也看不见她。我把那条头绳做成了手链,戴到了现在,心里也一直没放下。在最错的时间遇到了一个差一点就对了的人,可能这才是最单纯也最忘不了的爱情吧,只是现在,两个人的愿望只能靠我一个人实现了。

那天我走出医院,也走回了这场生活,才发现这个城市里好像从来没有过星星,只有闪耀的路灯。

weinxin
欢迎关注
喜欢本网站,就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有惊喜哦~
petssky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09-25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petssky.com/essay-11646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