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从北京离开|图片故事

  • A+
所属分类:生活

文章来源:人物

时间:11月24日13:00

地点:北京大兴新建村

事件:租户早晨接到通知,当天全部搬离

「我刚来这边两个月,做服装设计,一个月能挣一万多。我们这儿附近有个机场,每天都能看到好多飞机从头上飞过去,声音特别响。我有时候抬头看到会想,以后攒够钱了要去坐一次头等舱,飞去云南,不都说云南很美嘛,我还没去过,也没坐过飞机。

昨天晚上我住在朋友家,听说厂门被封了,早上回来就接到通知,说今天必须搬走。钱没攒到,飞机也坐不成了,我买了下午三点的大巴票,还是老老实实回家呆着吧。反正快过年了,也不想再漂泊了,人一出来,还挺想家的。」

——某服装厂年轻设计师 江苏人

时间:11月24日15:30

地点:北京大兴新建村

事件:建厂4年的某服装厂关停,老板带领一百多名员工当天返回江苏

「我们来北京十几年了,一直在服装行业,4年前老板在新建村建厂,我们就跟过来了。这里有很多服装厂,算是北京服装行业的一个基地。今天早上接到通知,必须当天搬走,我们在北京结了婚生了孩子,一直觉得,以后肯定就一直待在这里了,没想到走得这么匆忙。

听老板说,厂子被要求开到河北去,但他不想去,害怕过几年又得走,所以,当即决定包了三辆大巴车把我们带回江苏。老实说,我们是有点伤心的,这座城市,我们是做了贡献的,这么走,心里真的很难过,但又能怎么样呢?刚才走在路上看到邻居打招呼,只能说保重,哪敢说再见,去哪里再见呢?这可能就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

——某服装厂工人夫妇 江西人

时间:11月24日17:30

地点:北京大兴新建村

事件:某餐厅关张,老板完成全部家当装车,离开北京

「我们在北京开了十几年饭馆了,大概五年前来的新建村。我们的湖北菜做得很正宗,还有自家做的腊肉、腊猪蹄,特别好吃。每天晚上,我们这儿都坐满了人,特别热闹。

为什么来北京?当然是养家糊口啊。北京是首都啊,都说首都钱好挣,我们才来闯的。家里有老人还有小孩,孩子上学读书怎么能穷?来这儿十多年其实也没挣到几个钱,一天之内就要走,我的心挺痛的。我们打算带着这些东西先去河北涞水的朋友那儿缓几天。之后怎么办,谁也没主意,应该不会再回北京了,北京不欢迎我们了,那我们就走了,不回来了。」

——某餐厅老板娘 湖北宜昌人

时间:11月24日18:30

地点:北京大兴新建村

事件:临街各种店铺基本完成物品整理,多辆货运车陆续离开

「我们这旅馆刚建起来4个月,什么东西都是新的。你看我这多好的冰箱,300块钱就给他收走了!这100多个热水器,原来四五百一个,这回,一个卖二十!全拿走!这回的损失,加起来少说有四五十万!从通知到必须搬走的时间太短了,干啥都来不及。人家一口价,你只能答应啊。

心里当然不好受,但这事儿也不是第一次经历。只能自己安慰自己,来北京十几年,也赚到过钱,做生意嘛,有赚就有赔,这事儿也只能自己往开里想了,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某旅馆老板 山东滨州人

时间:11月24日21:00

地点:北京通州马驹桥周营公寓

事件:公寓断水断电多日,租户正在加紧搬离

「我是做物流的,平时给别人送快递,这回搬的是我自己的东西。我搬家不用请假,因为我们都停工好几天了。原因跟搬家一样,说是我们那个仓库不符合消防安全的标准,停工整顿。

网上好多人抱怨双十一的包裹怎么还没到,原因就在这儿。马驹桥这附近是北京的物流集散地,仓库停工,快递员也忙着给自己搬家,快递可不就没人送了。现在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连住的地儿都没有,只能先回老家再说吧。」

——某物流公司快递员 河北沧州人

时间:11月24日22:00

地点:北京通州马驹桥周营公寓

事件:公寓内仍有多辆搬家货车,租户正在连夜排队等待退还押金

「这些家当里,我最心疼我的那些花花草草。气死我了!88块钱一盆的发财树,好好地放在走廊上,我就下楼接个货车的功夫,就给我偷走了!9盆大的花草,8盆小多肉,还有我的花架,全没了!我真是可惜我这文竹了,养得多好!这幸亏我上来得快,要不然手上这些也得没!

这几天光顾着找房了,请了好几天的假,我这工作还差点丢了。上周刚充了500块钱电卡,也白瞎了。我现在不羡慕别人什么,就羡慕谁家有电。这周围的房租涨的啊,原来800块一个月的地儿,现在3200了,可是贵能怎么办,总不能流落街头吧?」

——某健身中心员工 安徽人

时间:11月25日13:30

地点:北京大兴新建村

事件:机动车禁止入内,村内拉起警戒线进入全面拆除

「我是北京本地人,就住在这里边。今天外面这线一拉起来,我回家绕了一大圈儿。我走到牌楼那儿的入口,人家说你从后边儿绕吧。我绕到那头,又一个人拦着,让我再绕回去。我说我家就在里面啊,你还不让我进去了吗,我得回家啊。

我们这村从昌平那边搬过来62年了,住了这么些年了,怎么还回不了家了?我们都跟这儿生的,今年不让烧煤了,冬天不好过啊。这次外地人都走了,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也得走啊?但想想总觉得应该不会拆我们的房子,我都六十了,也没别的家了,要是也拆,我能上哪儿去呢?」

——新建村某居民 北京人

时间:11月25日15:00

地点:北京大兴新建村

事件:贴着「聚福缘招租信息」的临街浴池已拆除,个别租户回家取最后的物品

「孩子在这儿上学,我半年前来北京,在服装厂打工。这几天,我已经在厢式货车里睡了三个晚上了。我朋友跑物流,帮人运货,这车是他花了18万买下来的,是他最值钱的家产。幸亏有它,我晚上还有地方挤挤。

今天送货的地方有热水,我才洗了个头,把暖壶又灌满水。晚上带上车门,盖上衣服被子,还不算太冷。但是车不能总停在一个地方,只能临时这儿停停,那儿停停,再抽空回宿舍一点点把东西拿过来。我不能离开北京,因为孩子还在这儿,为了孩子,我也得咬牙坚持。幸好孩子住校,他不用跟着我遭这份罪。」

——某服装厂员工 河北邯郸人

时间:11月25日16:00

地点:北京马驹桥周营公寓

事件:公寓管理员清查房屋,最后一批租户搬离

「昨天我白天好好地上着班,晚上回来就被告知要搬走了。这个冬天,就来了一天暖气,停电好几天了。这几天,我没别的地方可去,就睡在家里。冷了,就把所有的衣服全盖上。还好有我的小乌龟陪着我,不过,它也得搬家了。

这是我在北京的第二个住处,以前的条件还不如这儿呢。后来想住得好一点,我才搬了过来。结果没住到一年,这又得走。搬过来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有自己的家了,我终于摆脱游荡的生活了,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现在只有家乡的雪,能理解我的心情吧?」

——某企业机械设计师 吉林长春人

时间:11月25日17:10

地点:北京马驹桥易和居公寓

事件:租户被要求尽快搬离,公寓尚未断水断电

「我来北京5年了,就没安生住过几天。以前在工地上住老板租的集装箱,外面就拉着电线。后来那个不安全,不让住了,我们又得自己出来租房,换了好几个地儿了。前天接到通知,说昨天会断水断电,让两天内搬走,但这都到今天了还没断,我今天把之前找好的房子退了,想着在这儿再坚持坚持。

我现在住一楼,如果着火了随时能往外跑。你看那些正规小区的楼道,两个人一块走都勉勉强强,得互相侧开身。这真要着火了,往哪跑?你看现在,人都搬走了,就剩我在这,这不安全多了?只要不停水断电,工地上的朋友还能上我这儿来,喝口热水,多好。」

——某工地建筑工人 山东泰安人

一个小意外

昨天下午,就在本次采访进入尾声的时候,这两天一直在采访、调查「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的每日人物实习记者也接到了要迅速搬离住处的通知。此刻,她正在寻找新的住处。

「一个月之前来到大型黄村镇狼垡三条口,周边有乱糟糟的苍蝇馆子和成人用品店。租的房子很便宜,一个月800。11月18日大兴西红门发生火灾,后来听说外来人口被清退。我没有多想,虽然我是外地人,也住在大兴。

11月25号,也就是昨天中午,我坐在床上敲键盘,听见外面吵吵嚷嚷,好像在说三楼不让住,28号断水断电。我懵了,不是吧,我也成了当事人。

今天早上,听见隔壁有人搬走的声音。走出去一看,外面垃圾成堆,一个女孩在垃圾堆旁走来走去,一辆大的推土机就在旁边,很安静。我和室友决定去天通苑看房。室友说,先别和爸妈说,找好房子再说。」

——每日人物实习生 曹彦

编者注:

这次采访中,令编辑记者印象最深的一个瞬间是——在铲车、挖掘机巨大的作业声中,有一位穿着棉质睡衣睡裤的中年男子还在新建村游荡,一位背着大包小包的朋友看到了他,问:「你怎么还不赶快走?」该男子笑着答道:「我在怀念这里。」当天晚上,在新京报发布的图片中,我们再一次看到了这位睡衣哥,照片中的他正扛着箱子走在不知哪里的马路上。

pets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