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上春树新书发售,书中明确提到,日本军队在南京实施大屠杀

  • A+
所属分类:国际新闻 天下杂谈
摘要

书中写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中国与日本全面开战。同年12月在那儿发生了重要的事件”,“也就是南京大屠杀”。“日军由于无暇管理战俘,对战降的军队和当地民众实行了大规模的屠杀……有说法是中国人的死亡数是40万,也有说法是10万人,但是40万人和10万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9世纪90年代以降,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是昭然若揭的,罪恶是罄竹难书的。1894年甲午海战前,明治维新的日本野心家把侵略国策,直接指向中国。

1900年八国联军进犯北京,日本派遣了最多的军队,多达八千人。1931年日军少壮派制造九一八事变,让中国东北长期沦陷在铁蹄之下,中国开始了长达十四年的人民抗战。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在中国的土地上进行更大规模征战残杀,全面爆发八年中日大战。每一次侵略,都属祸起于好战分子的挑衅和阴谋,日军是有备而来,来到中国进行烧杀抢掠。

日本军国主义近六十年对中国进行疯狂烧杀、血腥掳掠,已成为历史殷鉴和全球共识,然日本政府及右翼分子一再推诿、回避,试图颠覆,拒绝道歉,不敢承认!这是对中国和历史严重缺乏担当和诚信,也会使本国国民遗憾和失望。

早在2015年4月,日本小说家村上春树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表示,日本必须反复向中国、韩国和其它在二战期间被入侵的国家道歉。“对历史问题的认识有重要意义,日本的老实道歉是重要的。日本需要一直道歉,直到这些国家说,‘我们无法完全忘记过去,但你的道歉足够了。我们让它过去吧。’”

今年2月24日,村上春树最新长篇小说《骑士团长杀人事件》在日本发售。书中写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中国与日本全面开战。同年12月在那儿发生了重要的事件”,“也就是南京大屠杀”。“日军由于无暇管理战俘,对战降的军队和当地民众实行了大规模的屠杀……有说法是中国人的死亡数是40万,也有说法是10万人,但是40万人和10万人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

村上春树说由于日军侵略,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使40万中国人罹难。这并不是新创的发明,而是对历史事实的重提。但是,这却引起了部分日本人的相当不满,扬言要把书扔掉。

血色的历史真相,血色的历史数据,不是把书扔掉就能掩盖的!1937年12月13日,中国国民党军队在南京保卫战中失利,首都沦陷。日军在南京及附近地区进行长达6周的大规模屠杀。南京大屠杀是侵华日军公然违反国际条约和人类基本道德准则,是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无数暴行中最突出、最有代表性的一例之一。期间,《纽约时报》《中央日报》《新华日报》等中外媒体,均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大量的揭露。战后,中国国民政府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经调查判定,日军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有19万;零散屠杀有858案,死亡人数有15万。日军的罪行包括抢掠、强奸、对大量平民及战俘进行屠杀等,死亡人数超过30万。2015年10月9日,《南京大屠杀史档案》正式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

村上春树是日本当代最著名的小说家之一,曾多次被提名诺贝尔文学奖,他经常批评日本政府推脱二战的侵略责任。村上春树重提历史真相,以历史档案里的数据说话,是期待本国当局正视自己的侵略史,能向被自己侵略过的国家和民众一个真诚的、实际的、彻底的道歉。这,代表着无数有良知的日本国民的期待和心愿,也是自己对本国及其领导者给予信任和希望的根本。这是足以让日本右翼分子以及企图篡改历史、无视历史的人们汗颜、羞愧的血色记忆。一个国家对自己伤害过他国的历史,连承认、道歉和反省的勇气都没有,那它还怎有给民众幸福和与邻国诚信的担当呢?这样的国家,更谈不上什么“合法”“现代”和“文明”!村上期待他还不曾绝望的政府,能敬重那一段侵略文化,这是对历史敬畏,也是对未来负责。敬重,才不至于惑众,不至于祸国。顾而思之,只有敬重历史,我们的记忆、认识、思想和警醒,才不会被撕裂,不会被扭曲。

数十年来,日本方面对于“慰安妇”、细菌弹、活人坑、大屠杀……侵略行径,总是采取“不承认,不道歉,不赔偿”的态度,总高调回避其军国主义侵略战争所犯下的非人道、非人性罪恶,总不断篡改历史教科书妄图改变历史。

历史就是真实,历史不会因岁月的逝去而被篡改,也不会因特殊意识形态而被改换。部分日本人对村上春树说真话而愤怒,其实是对昔日本国侵略他国的罪行表示无耻的苟同,这让人不由想起1894年8月22日,日本陆军省向陆军第5师团留守处下发《战俘管理之件》,为标榜跻身“文明国家”,似全盘接受了西方新的游戏规则“国际法”,并在历次对外扩张中(如1874年入侵台湾、1875年逼迫朝鲜签订《江华岛条约》)积极研究和援用国际法,以证明日本的“合法”与“文明”。而事实上,日军被中方俘虏,总义正言辞地要求胜利者遵照《关于战俘优待之日内瓦》行事。而日军找到中方俘虏,却是彻底的胜利者,让俘虏成了毫无人权和生存权的奴隶,杀之,奸之,烧之,活埋之,做生化武器的试验品……极尽残杀之能事。

近年来,中日两国为抗战时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遗害的慰安妇问题,以及东瀛岛内不时兴起的右翼意识喧嚣、祭拜靖国神社、历史教材篡改、南京大屠杀翻案、钓鱼岛主权归属等,争论迭起,辩护不断。历史的真实,是不容歪曲更改的。日本好战分子炮制的种种罪恶,留给中国人民的,是不能忘记的损害、残酷、耻辱和悲烈。

日本国内右翼分子不时兴风作浪,当局内阁频仍制造这样那样的理由修宪、兴兵,甚至首相率队赴供奉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祭拜。这是对中国、韩国、朝鲜及东南亚国家遭受日本军国主义侵犯的历史的逃避与漠视,是对日本战犯接连制造伪满洲国、上海沦陷、南京大屠杀等一系列惨剧血案的无视,是对日本军人使无数善良女性沦为“慰安妇”的肉体和人格的严重损害、侮辱……日军在中国犯下的罪证,便是一个铁证。

在铁证面前,给予自己的过去、可怜的逝者一个久违的道歉和承认,难道就如此之难,难道就如此的不情愿?难道待到所有幸存的历史记忆都怀着未竟的遗愿离世,就会改变历史真相吗?

pets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