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 A+
所属分类:生活

对陈美莲来说,女儿在一通电话中对她许下的约定,竟成了母女之间永别以前的遗言。

9月8日,开学后的不久,李心草便买好了在国庆节期间返乡的火车票。她在电话里对母亲陈美莲说:“听说今年的70周年国庆阅兵式非常隆重,回家后什么也不干,要陪妈妈一起看央视的直播。”

李心草成长在一个单亲家庭,在她九个月大时,父亲在一次矿难中遇难。母女两人相依为命,住在云南曲靖下的一个县城。她很亲近母亲,“相处起来像是一对姐妹”。

可惜,那张提前买好的火车票,再也不能送她回家。

一天后的凌晨,陈美莲接到了女儿的噩耗。她回忆说,9月9日凌晨3点左右,昆明盘龙区鼓楼派出所值班民警打来电话说:“有4个小孩约着一起跳江,其中一个就是李心草”。陈美莲和亲属赶到了派出所后,他们又被告知,李心草是“醉酒自杀”。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李心草

女儿突然“自杀”,陈美莲无法接受。她仿佛被投进一张巨大的迷网。

欺负女儿的人是谁?

所有疑问都指向9月9日的凌晨,李心草生前的最后一个夜晚。

陈美莲难以信服警方的说法,她要求查看女儿在出事时的监控资料。这一看,女儿最后的遭遇,让她既震惊又愤怒。陈美莲看到,在一家酒吧内,女儿被一个男人亲吻搂抱,看到她焦躁不安,看到她多次想拿自己的手机和包,但却被三个人控制住。

根据陈美莲公开的监控视频,李心草当时的行动,被二男一女所限制。

约在9月9日凌晨1时44分,在酒吧长椅上卧倒的李心草,被一名男子上前压住。监控显示,男子下身压着李心草的双腿,他俯身看着身下的女孩,双手有挥动的动作。整个过程有25秒,与此同时,另外的一男一女在后排座位上并排坐着,看着眼前的情景。

约一分钟后,后排的一男一女也上前来。监控显示,女子坐在李心草的身后,双手环抱着李心草的脖子,似乎在控制着她。另一名男子站在女孩们旁边,用身体挡住了部分视线。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李心草妈妈发布的监控视频内容中,一名黑衣男子对着李心草连扇耳光2次

接着,刚才压住李心草的男子再次动手了。

李心草无法动弹之际,该男子在她身前的饭桌上坐着,猛地朝她扇了两耳光。男子的动作并不突然,事实上,他是缓缓举起了右臂,把手掌张开,再猛地朝李心草脸上挥去。如此重复两次,很有羞辱意味。

另外的一男一女,依然对此无动于衷。随后,女子站起来,分别给了两名男子一个拥抱。此刻是凌晨1时50分许。

据该酒吧的工作人员说,店铺将在凌晨2时打烊,在服务生前去催促后,对方说:“好,差不多要走了。”意外随后发生。

根据监控,李心草此时似乎筋疲力尽,无法自由行动,扇了她耳光的男子,搀扶着她出了门。此时,另外的一男一女又坐回了后排。值得注意的是,一男一女在笑谈时,男子手上还比划着刚刚的扇耳光的动作。

李心草被搀扶出去后,没多久,闲聊中的男子也跟着出去了,留下女子看着他们的物品。过一会儿,女子招呼服务员看管一下物品,自己也跟着出了门。约一分钟之后,监控视频有声音传出:“有人跳江了。”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李心草疑似投江地点

女儿跳江之前,竟遭受过如此残忍的对待,更让陈美莲震惊的是,欺负她女儿的两男一女中的女子,竟是李心草的大学室友任某。另外两名男子,一个是云南开放大学的学生李某,一个是社会人员罗某。

据陈美莲的了解,女儿与两名男子是第一次见面,而他们都是任某的朋友。任某在监控中的表现,也能证明她对这个局面有所掌控。可是,作为与李心草朝夕相处的室友,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对不上的两份“证词”

陈美莲见过那两男一女,但是她在那时还没有看到监控,事后才发觉蹊跷。

9月9日凌晨,陈美莲赶到派出所时,李某、罗某和任某也在。陈美莲回忆说,她听说女儿和这3个小孩一起约着跳江自杀了,便质问他们,但对方说:“没碰过我孩子,没打过我孩子,也没跟她有任何语言冲突动作冲突。”

三个人里,室友任某一直在对陈美莲重复道歉的话,其余两人都表示没有对李心草做过任何事情。这些话语,在陈美莲看到监控之后,她一想起来就感到愤怒和无力。

但在当时,陈美莲毫不知情,没能继续追问这三个人。他们走了,留下陈美莲领取女儿的遗物,那是一个黑色塑料袋,装着李心草的包包、手机和一张校园卡。

李某、罗某和任某,再没有在陈美莲面前出现。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据监控显示,后排女性疑似为李心草舍友任某

即使在看过监控视频后,陈美莲也无法还原女儿跳江时的具体情形,她也无法弄明白,当晚的酒局究竟是一个什么局。

据报道,酒吧工作人员回忆说,李心草四人是在当晚11时进入酒吧的,点了一打啤酒和四杯调制酒。一开始气氛很好,他们的表现和一般的客人没有两样,还玩了“掷骰子”的游戏。

晚些时候,李心草曾经跑出过酒吧一次,但不久后又回来。她的状态已经昏昏沉沉,直到后来被压和被扇耳光,她都没有挣扎的力气。

酒吧工作人员却称,他们没有听到李心草的求救声,也没有听到扇耳光时的声音,也没听到或者看到陈美莲所说的,“李心草叫着要报警,想拿手机又被抢回去”。

不过,四人的状态确有异常。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采访时说,他一共听见两次东西掉落的声音,他走过去查看,只见桌布都被拉掉了。他问怎么了,对方只是说:“没事,就是有人喝醉了”。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事发酒吧

在李心草跳江之后,这名工作人员也跟了出去。他回忆说,当时李某和罗某抓着栏杆,在喊着跳江女孩的名字,但是没有回应。他上前去问有没有打120,对方说报了警,后来警车到了。

李心草同伴在解释中说道,李心草已经坐上了出租车,车都已经开了,但她后面又跑出来,直奔着桥头跳江了。

然而,陈美莲和李心草的表姐打听到的,却是另一个版本的“台词”。

据她们说,李心草到了门外想要打车,但是遭到扶她出去的男子李某的阻扰,后来跟上前来的罗某也在阻止她打车。在当时,李心草终于打到车了,但李某和罗某还不肯罢手,李心草只好从另一个门出去,逃开他们。

但是,她们查到的线索也终止于此,没人知道李心草为什么跳江。

两种说法,描述了两种全然不同的情节。假设如任某等人所说,李心草是在脱离她们的控制之后,自己选择了跳江。而陈美莲了解到的,是女儿在挣扎和拉扯中奔向了盘龙江。

调查组为何“迟到”?

陈美莲想要解开疑惑,但她在警方处获得的解释,只是“醉酒自杀”。

然而,根据记者走访,李心草跳江处并非没有阻拦,那里横亘着一条1.1米高的防护带,对于一个昏沉到了无力动弹的女孩,想要翻越并不简单。对陈美莲来说,她无法接受这样的解释。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陈美莲无法接受解释,发微博控诉

更让陈美莲心生困惑的是,警方侦查的力度太轻。

在发现女儿被打的视频片段后,陈美莲将它交给了警方。据其回忆,警方回复说:“抱歉,看视频资料是跳跃着看的,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又过了几天,再次查看了视频的警察向她确认,确实有四段暴力和搂抱的内容。

即便如此,李心草事件也没有因此立案。

陈美莲在等待,期盼着女儿的死因能够得到彻查,但她所得到的回应甚少。直到10月12日,她将事件经过曝光在社交媒体上,并引起了广泛关注。

同一天的下午,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回应,已发现新浪微博反映关于李某某在盘龙区桃源街落水身亡的贴文,盘龙公安分局高度重视,立即成立工作组对网友反映的情况开展核查,及时对外公布核查结果。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昆明市盘龙区公安局案情通报

然而,这一切,对一个失去了孩子的母亲来说,太漫长太艰难。

在陈美莲的回忆中,李心草是个很积极、对未来很有想法的女孩。她也足够上进,虽然考取的是一所普通大学,但李心草在大一时,就一次性过了英语六级考试。她立刻告诉了母亲,关于她的生活,她都会和母亲分享。

正因如此,陈美莲的困惑更深。她所认识的女儿李心草,是个从不沾酒,也绝不愿意去复杂场所的人。可在她出事这天,却成了别人眼中的一个“女醉汉”。

陈美莲甚至想:“平时不喝酒的乖孩子为什么喝了酒?是酒里下了药还是被人故意灌醉的?”

同学们也记得,李心草是一个非常有自制力的女孩。

李心草的一名高中同学说,李心草是高一下学期分流下来的,当初对她的第一印象就是努力,勤奋。“当初在高中,我的学习还算可以,她就经常拿着卷子来问我,每次考完试,每一个错题,都要把它搞懂。那个时候真的内心很佩服她,这种拼劲是我远远达不到的。”

李心草到底经历了什么?

李心草高中同学部分聊天记录

不止一个同学提到,李心草还是一个性格开朗,很爱谈天很爱笑的姑娘。

“她这个人呀,大大咧咧的,有时真的感觉很可爱,她喜欢笑,喜欢明天更美的生活,她喜欢为同学打抱不平,朋友受到委屈,也不顾面对是谁,尽力帮助她。”因为这份豪气,同学们还送她一个外号:草哥。

但在此刻,恰同学少年们的回忆不免哀伤。另一名李心草高中同学说道:“记得草哥对我说自杀的人是最愚蠢的,以及她不会游泳。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感到揪心,我不敢想象她一个多月前经历了什么。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正义却迟到了一个月”。

悲剧已然发生,追问不能停止。李心草究竟是怎么死的?死前都经历了什么?她的死和那晚的经历之间是什么关系?仍有一大堆谜团等着被揭开。无论她是不是自杀,这些问题,我们都必须知道。

作者 | 南风窗高级记者 向由

排版 | 阿丽菜

图片 |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petssk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avatar 请叫我于小婉 0

      改换血了,高管都得撤了。草奸人命,以经引起公愤了。网络也是个好的,要不此命案时沉大海。跟旧时地主有啥区别。掌握一片命脉,想干啥干啥。凡是跟他们干上,当管的,谁敢惹。哪个地都有,没经费,工款被贪后,哪些当管的,就发狠的剥削你。不要说这了,村里谁家出一位交警,一位警察,就很多巴结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