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共花费不到 700 元,我现在是空运宠物狗的专家了

摘要

本来最早是要选择某宝上的托运服务的,一是怕麻烦,二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手续。后来没选的原因也是有二,一是太贵,动不动就一千起,二是不能跟我姥姥一起走,我妈还要接两趟,最后决定自己搞。

以前写过一篇托运狗的文章,搬运过来,希望对你有帮助。

林语堂以前有篇文章,说一个人只要拿着鸟出现在公众场合,就可以打破和身边人的隔阂。那篇文章中说他厌恶狗,不过时光轮流转,现在大家都爱狗了,如果你要带着一只狗出现在机场,就可以打破和身边人的隔阂。

本来最早是要选择某宝上的托运服务的,一是怕麻烦,二是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手续。后来没选的原因也是有二,一是太贵,动不动就一千起,二是不能跟我姥姥一起走,我妈还要接两趟,最后决定自己搞。

步骤虽然繁复,但主线还是很清晰。先找打狂犬疫苗的地方要红色的“北京动物防疫本”,给我家狗打针的那个宠物医院 2002 年发过一批,之后发的就都是他们自己印的了。只能给他们打电话做他们的思想工作,让他们换个正规的来,电话那端哭叫着辩解说北京市一共就发过那么一批,但我不听,继续做工作,最后竟然被他们找到一个当年留下存档的……把信息誊写在这个本上。我在这里失了个前蹄,没盯着搞,所以果然出了乱子,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贪图自己省事让老人去办事,哪怕再简单,最后也会得到比该做的事千百倍的麻烦作为报应。

第二步,带着你的宠物到所在区县的畜牧检疫站一类的地方,开动物出入境证明和动物消毒工具证明。到这个时候我上一步埋伏的麻烦爆炸了,宠物医院的败狗给狗开的狂犬疫苗日期竟然是他们换那个本子的日期——15 日的,这样我在 19 号走的时候按日期理解疫苗就还未发挥作用,所以我只好对检疫站的人说其实是 5 日打的针——真相是这狗今年是 4 月 21 打的疫苗,但如果再加上这个日期大家一定会都乱套。

那个检疫站的人一脸“我好怕责任”的样子劝我回去换个新本,我说那边说没新本了,他说肯定有,我说如果没有就只能在上边改了,他勉强同意,但后来又补充说在改的地方要盖宠物医院的章。

于是我又回去轰宠物医院,把狗绳当做鞭子狠狠地抽打当班大夫——好吧,没怎么抽打,那个大夫一看到我们就哭着说实在没有了,然后在我的要求下在把“15”改成“05”,手法娴熟,让我想起我的一个高中同学,他可以把卷子上的“54”天衣无缝地改成“84”,逼真到连给他打分的老师都看不出来。然后在那个本上盖了一万多个章,搞的那个证好象一个飞越了几千个国家的探险家的护照。

又折回检疫站,那家伙看了看,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来操了一支长家伙就在狗的屎乎里搅起来……好吧,听上去很可怕,其实只是试体温。然后问我们开哪天的,当听说我们是开 19 日的证明的时候好似自己被搅爆了一样跳起来,挥动双手对我们说不能这样不能这样,规定最多开两天,我们于是对他讲条件,最后总算可以不用带狗在周四去拿证了。

周三去拿订的航空箱,那个箱子大到出乎我的意料。狗对这个箱子很好奇,但当它知道这东西是做什么的之后态度就从好奇转成恐惧了。

周四去开证明,两张纸,未带狗进去,虽然它似乎不太在意自己被搅。

周五提前 2 小时去机场,到机场的检疫部门盖章,到的时候里面有一个睡眼惺忪的戴眼镜的海关大哥,看着我们两个,问什么动物,我们说是狗,他挥一下手,简洁地说:“带来。”这和我们事先调查的资料不符。但没办法,还是到门口的车里去拿狗。

等我把狗牵回来,在里面的童彤已经和这位大哥谈笑风声了,那人什么都没看,只看到我牵的东西不是一匹马便盖了个章。

进到机场,成为明星,在办理手续的时候,一直有人又兴奋又疑惑的看着笼子里。我队伍前面是一家三口,一个很欠的孩子、一个沉默的父亲和一个抓住一切时间教育孩子的母亲。

孩子先是兴奋地趴在笼子前说“小狗小狗。”,妈妈就抓紧这一时间用启发的口吻说“小狗的英文名字叫什么?”,孩子随口回到“DOG!”,妈妈一脸兴奋的样子,慈爱地纠正到,应该叫“DOGGIE!”,接下来顺便就教了孩子“我有一只小狗”和“我没有一只小狗”怎么说。大概看我象是个会点英文的,她还怂恿孩子向我求证这狗到底该叫“DOG”还是叫“DOGGIE”,我心里已经打定主意只要他敢问我就用黑人腔说“HEY HEY LITTLE DOGGIE DOGGIE”,但结果那孩子还是因为腼腆而没问出来。我很佩服这位母亲,她甚至想用英文指导那孩子把垃圾扔进垃圾筒,但当我看到那孩子用双臂把自己撑在垃圾箱上把头伸进去看垃圾箱里面还有什么新鲜玩意的时候,就觉得那个母亲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机场的手续倒也很繁杂,先去行李柜台托运,宠物的价格是按超重行李计算,机票全价的 1.5% 乘重量,确定重量之后去专门柜台交钱——竟然可以刷卡!然后把狗运到一个“特殊物品托运柜台”就可以了。

在机场里所有的人都上来搭讪,有奇怪的洋大人还朝狗竖拇指,他便不知道若是这狗没被喂半片安定而且没在笼子里,只怕现在正用牙吊在他的手指上摇晃。还有女性向我们表示钦佩,总之人们都变得和蔼可亲。

然后为我姥姥找了陪同服务——如果有老人坐飞机就不要忘记这个,机场派出一个人带着我姥姥超越所有排队的旅客直接进入候机厅,而且在登机的时候还会和头等舱的人一起进飞机,就排在其他旅客之前。我都萌生了下次装弱智要求陪护的念头。

整体来说,服务都很好,唯一不爽的是最后在那个“特殊物品托运柜台”的时候工作人员似乎搞不太清状况,让我从已经要安检的姥姥手里拿出动物检疫单,但理论上根本不需要这东西,我几乎可以肯定是他们并不熟悉流程。当然我随后就轰到柜台威胁那个人让他找人给我送回去,那人竟然问我把它送回去有什么意义,我选了比较委婉的方法,对他说这跟你就一点鸟关系都没有。那个人受了伤害的样子把头低下去,说那我也没办法,正当我准备显身成为东北男性并再接再厉把他钉死的时候,他身边的人用步话机为我们叫来了人……总之最后我又让他们把单子送回去了。

然后,过了 2 小时,我妈来电话说哈尔滨机场的陪护人员已经带着姥姥推着狗出来了,看上去狗精神不错。

总共花费不到 700 元。但我现在是空运宠物的专家了……

知乎作者:cOMMANDO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pets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