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犬夫妇的日常

摘要

曾经有一次,给我家的柴犬打扮过,结果,在我睡觉的时候,它差点把我给杀了。然后它意识到我是主人,我拥有培根的支配权,然后,我现在还活着。

柴犬夫妇的日常

柴犬“夫妇”未被打扮的样子

我曾经有一次给我家的柴犬打扮,结果,在我睡觉的时候,它差点把我给杀了。然后它意识到我是主人,我拥有培根的支配权,然后,我现在还活着。(翻译的内容,作者是女的,估计也只有女士有这样的闲情雅致。)

我每天都给它们打扮一次,如果很听话的话,我会奖励它们大量培根。

柴犬夫妇的日常

参加动漫大会的比赛

pets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