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有2亿条流浪狗!这问题在中国触目惊心

  • A+
所属分类:国内新闻

每年都会发生多起流浪动物抓伤人的事件。中国两亿条流浪狗既可怜,也可怕。如何应对这种现象值得我们深入思考。

每年的5~10月都有很多人被猫狗等动物抓咬伤,这跟高温环境下动物变得暴躁有关。最近,全国多地的流浪狗伤人事件也是层出不穷,轻则受伤流血,重则致人死亡。

有关“流浪狗伤人事件”的新闻报道截图

针对频繁的流浪狗伤人事件,相关部门也作出了努力,比如西安市警方每年收容的流浪狗在4000只左右,南京市自2007年至2015年10月,已经收容了超过3万只流浪狗……

但由于流浪狗数量庞大,收容只是杯水车薪,治理也就陷入循环的怪圈:

平时搁置→出了事展开捕杀→社会舆论抵制放弃捕杀→又回到搁置状态。

流浪狗有多可怕?难道就真的没有解决办法吗?

01.

全城抓狗

据了解,

我国现有约4000多万只流浪狗,

这带来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流浪狗伤人事件屡见不鲜。

仅南京市一地一个医院就十分严重,

比如,南京第二医院,

最近动物咬伤门诊的就诊量急剧增加,

最多每天能超过400人。

6月11日,

湖北通城出现了全城抓狗的“盛况”。

起因是一条黄色的流浪狗,

在人群聚集处转悠,

忽然开始咬人,

并在短短12小时内,

连咬25人。

该县出动了五分之一的警力,

80余名警员,分成6个小组,

全部配备叉子全城寻找。

奈何县城太大,

流浪狗的流窜速度又快,

当天没有抓住它。

红框处为咬人的黄色流浪狗(图源:网络)

警员们在找狗的过程中,

还抓获、清理了多条流浪狗,

到了6月12日,

这条黄色流浪狗又咬了3个人后,

终于被警员在卫计局门前找到并击毙。

几乎同一时间,

江苏常州的一只流浪狗咬伤5人后逃走,

也引发了“全城通缉”。

往前看,流浪狗伤人案件也很多,

而且大多触目惊心:

4月初,

安徽合肥的1岁多男童,

在小区玩耍时被烈性犬咬伤,

口腔面部形成贯通伤,

里里外外缝了100多针,

伤口至今没有痊愈;

5月1日晚,

湖南湘潭大学一名女生在校园内散步,

遭遇6条流浪狗追咬,

右手背和腰部均被咬伤;

次日,

又有一名女生遭到多只流浪狗追咬,

右腿后侧被咬伤;

多条流浪狗追咬女生的视频截图(图源:扬子晚报)

5月8日,

北京朝阳区青年路附近,

一条黄色流浪狗接连咬伤了8人,

其中一名5岁男孩脸部伤势较重,

已经入院治疗。

蹲在地上看蚂蚁,被咬伤脸部的5岁男孩(图源:北京时间)

幸运的是,

上述受伤者都及时注射了狂犬疫苗,

性命无忧。

要知道,狂犬病是一种高致死性传染病,

也是目前唯一的发病死亡率100%的烈性传染病,

至今没有药物可以治愈。

唯一安全有效的方法是,

被咬伤后在规定时间内

(通常是24小时内)接种疫苗。

医生在为一个被猫抓伤的患者注射狂犬疫苗

但并不是每个被咬的人,

都有注射疫苗的安全意识。

比如在6月15日,

浙江杭州就通报了1例因狂犬病死亡的病例,

经流行病学调查,

患者曾于一个月前被一条流浪狗咬伤,

但伤后未做任何处理,

发病3日后死亡。

据世界卫生组织2016年的统计,

最近10年来,

全球平均每年大约有6万人死于狂犬病,

死亡病例主要分布在亚洲和非洲,

其中印度最多,占总数三分之一,

中国以每年约两千人的死亡数量位居第二。

02.

该归谁管?

既然流浪狗这么可怕,

那为什么不及时治理呢?

正如前文所说,

因为国内各地对流浪狗的管理陷入了

搁置→捕杀→被抵制→再搁置

的循环怪圈。

就拿湘潭大学女学生被咬事件来说,

早在2017年3月,

湘潭大学保卫处的工作人员

就对校园里的流浪狗进行了捕捉、清理,

但遭到了部分网友的抵制。

名为“湘潭鲜”的网友痛斥捕狗行为(图源:新浪微博)

还有网友在此博文下留言称:

“它咬你我出钱治你”。

(图源:新浪微博)

湘潭大学保卫处对于博文中提到的

“拿斧子砍狗”及时进行了辟谣,

表示“清理流浪狗的工作一直在做,

也并不是网上所说扑杀流浪狗,

只是把流浪狗送往其他救助站去了。”

但清理流浪狗的行动还是停止了,

直到今年5月份,

流浪狗伤人事件再次发生,

保卫处的管理措施才又被提及。

(图源:新浪微博)

于是,保卫处再次对流浪猫狗进行驱赶、捕捉。

(图源:新浪微博)

官方治理不被支持理解,

陷入死循环,

个人治理更是招致祸端。

在呼和浩特,

当地一家饭馆的厨师邓师傅,

在驱赶攻击服务人员的流浪狗时,

出于自卫,

挥动棍子打到其中一只狗,

被旁人拍下视频放到了网上。

饭馆因此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爱狗人士”的

辱骂电话和网站差评,

狗主人还为此动手打人。

邓师傅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说:

“她说你凭什么打狗,

你打狗那我打你行不?

然后就给我两拳,打到我耳朵上面,

到现在还有点耳鸣。”

流浪狗攻击饭馆服务员的监控录像(图源:网络)

打人的毕女士,

是一家宠物店的店主。

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那条狗是她店里一位客人在马路边捡到的,

没有送出去,

就在店里一直养着,

它是流浪狗,

不是很能关得住,

但是特别乖。

流浪狗问题到底应该由谁来管?

这其实很难说清楚。

分属于不同的部门负责,

但界限又不够清晰,

因此难以形成合力。

合肥犬业协会会长杨承愉表示,

治安方面,

比如狗咬人、伤人,

是属于公安来管;

狗的防疫,

比如狂犬疫苗、疾病传播,

归地方农委管;

涉及狗随地大小便、扰民等问题,

属于城管、市容部门管;

狗的交易买卖中产生的矛盾纠纷,

又归工商部门管。

结果可能是四家都能管,

但四家都不管。

03.

全球难题

世界卫生组织统计显示,

全球有超过2亿只流浪狗,

这些狗因生存条件恶劣、

无人照料等原因,

很可能感染或携带狂犬病毒。

  • 一只典型的狂犬病犬,处于狂躁状态,呈恐惧表情,舌头因麻痹露出口外,一直在流口水(图源:维基百科)

世界各国为控制流浪狗及其他流浪动物的数量,

也进行过许多尝试,

从最早的安乐死,

到近年来广泛接种疫苗、

绝育并二次领养等等。

很多国家已经逐渐形成动物保护法规,

并通过官方、民间的共同努力,

减少流浪动物对人类社会的影响。

1.温和保护派——英法德

流浪狗的来源主要有三大部分:

遗弃、走失、野生繁殖,

而前两者的数量决定了后者。

要想减少流浪狗的数量,

需要从源头抓起

——减少遗弃和走失的狗。

英法德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

德国就被称为

“看不到流浪狗”的国家。

作为一个非常注重动物权利的国家,

德国于2002年在宪法中明文保护动物权,

这是动物第一次被放到跟人平等的位置,

并用宪法确认下来。

想在德国养狗,

有意者需先登记并通过审核,

审核内容包括

养狗动机、是否有经验、

居家空间以及经济状况等。

一些州还要求申请者先考取“饲养执照”,

审核通过或执照拿到手后,

养狗者还需要为自己的宠物申请“身份证”。

每条狗会获得一块刻有身份编号的小铁牌,

挂在脖子上,

用来锁定身份。

狗牌示意图(图源:网络)

此外,养狗者还要为宠物购买保险、

定期体检并缴税。

德国《动物保护法》强调,

随意丢弃宠物狗属于违法,

一经发现,

罚款最高可达9万欧元(约合人民币68万元)。

即使不幸被抛弃,

德国的每个大城市都有保护协会和动物之家,

他们会把这些动物集中收留,

给它们治病、提供必要的食物等,

并积极为它们寻找新主人。

当然,新主人也要通过上述的审核,

才有资格收养弃狗。

英国则是最早提出动物福利概念的国家,

他们现行的《动物保护法》在1911年就被通过,

并延续至今。

英国还有全球历史最悠久、

最知名的动物福利组织

――防止虐待动物协会。

在英国,

不准将宠物卖给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

遗弃宠物将被判虐待罪;

即使是因主人不慎造成宠物走失的,

也要缴纳25英镑(约合人民币215元)的罚款。

法国则为宠物猫狗

登记、建档、办理健康卡。

狗拥有自己的身份号码,

并由兽医纹在身上,

一旦跑丢或发生意外,

有关部门可通过身份号码

寻找、通知主人。

2.另作他用派——美加泰

在美国和加拿大,

每年都有800-1000万只猫狗

进入动物收容所。

由于存放空间不足,

30%的猫狗都会被安乐死。

针对这一残酷现实,

美国在上世纪80年代推出了

“监狱犬计划”,

也叫“监狱宠物伙伴计划”。

“监狱犬计划”相关纪录片(图源:网络)

根据该计划,

犯人在监狱中对流浪狗进行训练,

使其成为导盲犬,

日后服务于盲人。

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城市都在推广这一计划,

它已成为令犯人、盲人以及流浪动物

三方获益的公益项目。

目前,该项目还拓展到了问题少年群体,

旨在感化他们。

泰国的流浪狗则多被训练成“保安狗”。

3.主动出击派——俄日韩

俄罗斯由于国土面积广阔,

各地区的处理方式不尽相同,

比如在首都莫斯科,

政府资助为流浪狗安装生物信息卡片。

在北方之都圣彼得堡,

城市流浪动物收容站对流浪狗采取植入芯片、

接种狂犬疫苗、阉割,

以及放归城市指定地点喂食等一系列措施。

但在偏远地区,

流浪狗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由于缺少食物等原因,

会出现大量流浪狗主动攻击人类的情况。

2017年时,曾有媒体报道,

一名汉特-曼西自治区的保安,

坚持在下班路上喂食流浪狗长达两年,

但在一次没带食物的情况下,

被至少12只流浪狗围攻,

最终不幸身亡。

保安被流浪狗扑倒(图源:网络)

这些地方的政府无力筹建动物收容站,

只能先捕杀,

再将尸体进行无公害处理。

这也催生出很多承接该项目的黑心公司,

在利益诱惑下,

他们往往违规操作、手法残忍。

日本则衍生出了“遗弃宠物回收车”制度,

这种车隶属于政府动物保护办公室,

会穿梭在日本各大城市间,

回收主人不要的宠物。

只要被捕获,

被遗弃的宠物就会被送到收容所,

若在7日内无人领养,

就会受到人道处置。

据统计,

2014年约有18000只成年狗、

600只幼犬被处死。

大部分机构

都以二氧化碳窒息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

韩国与日本类似,

只不过在等待时间上略有不同,

一般为7~10天,

无人认领或认养的流浪狗

最终将被安乐死。

日本动物收容所实施安乐死的笼子(图源:网络)

4.无可奈何派——印度

印度的流浪狗数量着实不少,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估算,

印度平均每年野狗伤人案例达数百万起。

前面也提到,

印度是世界上狂犬病流行最严重的国家,

每年的死亡人数占全球总数的三分之一。

印度人口中

有80.5%为印度教徒,

他们认为杀生是恶行,

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杀狗。

2001年,

印度更是通过一项法律,

禁止宰杀流浪狗,

并明确控制狗种群数量的

唯一合法途径是人道的绝育手术。

此后,印度的流浪狗数量激增。

印度街头的流浪狗(图源:观察者网)

不能捕杀,

只能从控制数量上下手,

目前,

印度正在实行全国捕捉节育计划,

捕狗大队会在大街小巷寻找流浪狗,

把它们带回去打狂犬疫苗,

并做结扎手术。

当然,这种方式其实是世界公认

控制流浪猫狗最有效的“TNR”法,

即“捕捉、结扎和放归”。

有关数据显示,

洛杉矶在1971年利用“TNR”法

处理11万只流浪猫狗,

到1986年时,

流浪猫狗数目下降到只剩一半。

04.

治理之道

目前,中国正在结合本国国情,

有选择地向别国学习。

如,济南警方联合动物保护组织,

鼓励市民领养;

开发犬只管理APP,实现手机办证年审;

植入电子芯片,实现犬只定向跟踪,

找回率可达到90%以上。

天津津南警方则提倡文明养犬,

推出养犬12分计分制,

扰民、不拴狗绳等不文明行为要扣分。

库叔举个例子,

在关于犬类举报情形中,

犬吠扰民的投诉比较多。

对于此种情形,

济南公安犬类管理人员会以犬主家为中心,

楼上楼下左邻右舍取证不少于3户。

倘若确定犬吠扰民,

第一次警告,

第二次按照“饲养动物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的规定,

罚处500元以下罚款,并扣分。

扣满12分要进学习班学习。

此外,不少地方也在摸索治理之道,

以求摆脱循环怪圈。

比如,要求谁喂养谁负责。

2017年3月的一则判例十分引人注目,

案件中,家住北京西三旗的李女士

被小区内一条流浪狗咬伤,

李女士随即将这条流浪狗的喂养者、

邻居方女士诉至法院,

要求赔偿医疗费等损失5500元。

方女士表示,

自己没有饲养这只流浪狗,

只是经常喂它。

法院审理后认定,

方女士和伤人的流浪狗

形成了长期比较固定的喂养事实,

应对伤人之狗负有约束和管理的责任,

判决方女士赔偿李女士1600余元,

方女士不服,

向北京市一中院提出上诉,

一中院最终二审驳回,

维持原判。

值得注意的是,

在此前的湘潭大学流浪狗伤人事件中,

就有网友提出要依据此判例,

追究喂养者的责任。

这也给了部分喂养流浪狗者以警示,

能收养,就收养,

不能收养不随意喂养。

我国的一些省市也在尝试

官方与民间合作的方式。

安徽宣城就选择,

由城管局负责扩建流浪狗爱心基地,

并且提供每条狗500元的资金支持,

爱心基地的负责人负责运营。

合肥犬业协会会长杨承愉建议,

流浪狗管理可借鉴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

由职能部门监管,行业协会实施,

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政府在行动了,

我们作为个体能做什么呢?

养狗者起码要做到,

及时办证、到正规单位为狗接种疫苗,

出门遛狗要系绳子,

及时处理狗的粪便,

尽职尽责爱护狗,

不随意丢弃等等。

不养狗的则要克制自己喂流浪猫狗的心,

怕狗的更是要离狗远远的。

一旦不幸被咬伤,

要第一时间注射狂犬疫苗。

希望养狗的、不养狗的、怕狗的,

都能互相体谅,和谐共处,

也希望少一些流浪狗,

多一些有家的狗。

  • 资料来源:中国之声、扬子晚报、网易新闻、央视网、环球时报、人民日报
petssky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