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看了《战狼2》的开头,我想起了2011年的一个新闻

  • A+
所属分类:天下杂谈
摘要

当日凌晨4时30分至6时左右,驻吉林市某部四战士携带一枝95式自动步枪和子弹795发(95式460发、92式300发、77式35发)逃离部队,4名脱逃战士林鹏汉、杨帆、李鑫鑫、张新岩于1988年至1993年间出生。

看到《战狼2》的拆迁那个情节,为什么是四个军人在送骨灰?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以前的这个新闻。

再去搜这个新闻,几乎搜不到了,都被和谐了。看到了《凤凰周刊》的一篇报道,不痛不痒,也没说这四个军人为什么持枪逃跑。

之前,网上的一个说法,很多媒体报道过,也可能是谣言:***********************。了解情况的他,带着三个好兄弟,拿着枪直奔老家。

私自带枪逃离部队,他们四人在一收费站处,被特警堵截,三死一伤。

这件事情,闹了一阵子,也就不了了之。

这可能是谣言吧?也可能不是!《战狼2》的开头,你们真的看懂了吗?

PS:军人连自己的父母和亲人都保护不了?何以保护国家?那一脚踢死了拆迁的村官,我觉得“爽”!

扩展阅读:以下内容来源《凤凰周刊》的报道

2011年11月9日中午,湖南邵阳谷州镇谷州村村民李增良接到一个电话,他一生中的苦厄记忆就此打开。

打来电话的是谷州镇派出所的民警,对方告诉李增良,他在解放军吉林某部服役的儿子、17岁的李鑫鑫当天上午与其战友持枪逃跑。

“部队上只是通知说人跑了,具体情况不知道,”下午,李鑫鑫的母亲打开电脑,看到了通缉令上身着军装的儿子,“我都快晕了。”

通缉令为吉林警方匆匆拟就,转述了军方通告的四名士兵简要逃离情况:当日凌晨4时30分至6时左右,驻吉林市某部四战士携带一枝95式自动步枪和子弹795发(95式460发、92式300发、77式35发)逃离部队,4名脱逃战士林鹏汉、杨帆、李鑫鑫、张新岩于1988年至1993年间出生。

脱逃的四名士兵中,最长兵龄为已服役6年的中士班长杨帆,其余三人都为入伍不满一年的新兵。四人所部为沈阳军区下辖的陆军某集团军装甲团,脱逃的军营位于吉林市船营区。四战士在非战争时期持枪擅自脱离部队,且携带大量弹药,闯入社会,军方历史上罕见,一时成舆论关注焦点。中央军委急电沈阳军区保卫部协同该军保卫处配合地方警力,全力缉拿,以免扰乱社会。

士兵脱逃案被曝,时值大陆冬季征兵敏感期,为尽大可能地减少负面影响,目前解放军仅在沈阳军区范围内通报了此案,该区以此为契机召开全区安全管理电视电话会议。据称,军方通报大意为,四战士持枪脱逃军营,事先早有端倪,现酿此祸端,盖因该部思想政治工作疏忽、日常管理混乱所致。

《凤凰周刊》记者从军方人士处获悉,四名脱逃士兵为沈阳军区某集团军装甲团军械仓库警卫战士,看守弹药库的工作恰为其盗取枪支弹药提供了便利,四名士兵被定性为“持枪脱逃”,而其脱逃原因“还在具体调查审理中”。

先伤辅警被下令击毙

在9日中午李家与湖南警方的电话中,警方让李家及时通知亲戚朋友注意李鑫鑫的动向,一有情况就迅速报告。整整一个下午,李家人在惶恐不安中度过。

傍晚5点,谷州村支书袁桂云接获警方告知:四名逃兵已被截获,其中三人被当场击毙,李增良的儿子李鑫鑫受伤被俘。

知道儿子还活着,李增良夫妻决定去儿子的部队一趟,看看儿子,问个究竟。李增良在邵阳市开出租车,17岁的李鑫鑫是他长子,初中毕业后在当地一家汽修厂做修理工。

李增良家人说,李鑫鑫实际是1994年出生,通缉令根据的是其出生年龄,“当年报户口时,写大了一岁。”四名士兵中,李鑫鑫是年龄最小的,1米73的个头,长得很帅气。

再过1个月,列兵李鑫鑫就满一年兵龄,也算老兵了,可以申请探亲假。可惜时间就此定格。

从湖南邵阳辗转赶到吉林市,李增良却没能如愿,“部队上说,我儿子脚受伤,现在人不在部队,他们也没有权力安排见面。”夫妇俩也没能打听到孩子逃跑的原因,军方回答是“还在调查中”。想去他的营区看看,也被婉拒。

李鑫鑫入伍后,其母曾问他,在部队做什么的?儿子回答是站岗,一天站2个小时。到部队后,其母才听首长说他是守弹药库的。

带李鑫鑫走的班长叫杨帆,以前李鑫鑫写信、打电话回家时提到过,李家只当他是儿子的班长,没在意。到军营后才知道,杨帆不是他的直属班长。“那天早上走的时候,杨帆拉着我儿子说了很多话,儿子就跟他走了。”李母听部队的人这样告诉她。

接近吉林警方的消息人士称,当日凌晨,四名士兵携一枝95式自动步枪和大量弹药,租用一辆地方面包车离开军营。下午4点左右,在辽宁抚顺清原满族自治县草市镇一带被特警堵截,持枪士兵先开火,地方武警和公安特警请示上级后,击毙三名士兵,李鑫鑫受伤被俘。

抚顺军方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三名士兵被击毙后,也有军官嘀咕:地方公安有没权力击毙现役军人?后来获知是高层批示予以击毙,才释然。“军人私自携枪出逃,就是国家公敌,既是敌人,谁都有权力消灭。”

据称,李鑫鑫被俘后迅即转交军方。李所在师副师长问其被俘过程,他回答:“只听一阵枪响,开车门出来,就被警察抓了。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四人都是农村兵

脱逃士兵被堵截的地点——辽宁清原县草市镇,地处辽宁、吉林两省交界处,是抚顺的东大门,从镇政府往东步行2公里就进入吉林境内。清原是辽宁抚顺所辖的两个满族自治县之一,另一县是新宾满族自治县。

杨帆等四人最后在202国道清原草市镇收费站附近被特警拦截,此地距杨帆的家乡——新宾满族自治县红升乡,仅百余公里。

四名士兵中,林鹏汉、张新岩和李鑫鑫分别是辽宁沈阳、黑龙江绥化和湖南邵阳人。脱逃案事发后,人们的分析偏向于中士班长杨帆带着三个列兵,提枪携弹,前往其老家而去。他们想去做什么?

李鑫鑫母亲告诉《凤凰周刊》记者,李鑫鑫被抓获时,警察搜其全身上下,一分钱都没有。李所在师首长问他,既然想逃脱,怎么会不带钱,李鑫鑫答称:“我没想跑。”

李母回忆,11月4日,李鑫鑫打回电话,问候家里的情况,“那天他说话也挺正常,没有想跑的迹象。”

“在家里时候,我儿子很老实,去哪里都会说一声,不会不打招呼不回家。”李母说。谷州村支书袁桂云也侧面证实了李鑫鑫母亲的说法,在他印象里,这个17岁的孩子腼腆单纯,初中毕业后就在附近做工,没出过远门,无不良表现。

列兵张新岩老家在黑龙江绥化边远山区庆安县。张当兵前在念书,毕业后偶尔去外面打点零工。“山里的孩子,都很听话。(张新岩)在家的时候,没有打架斗殴,什么都没。”庆安县勤劳镇勤兴村张书记强调说,张父张忠良是个残疾人,早年在村里当电工被高压击伤。张新岩在家是老二,“去年地方征兵困难,我就动员张新岩入伍。”

籍贯沈阳康平镇列兵林鹏汉的经历也很单一,其父母都是农民,乡镇扩并后乡转为社区,他家算半个城里人。康平镇武装部部长对林鹏汉的印象不错:“所有手续都合格,没有劣迹,否则也不可能送走。”

petss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