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烧掉一千亿,大败局的血泪教训

摘要

2015年,乐视18.75亿元入股TCL电视,7亿美元收购易到70%股权,收购美国法拉第汽车并10亿美元建厂……2016年,乐视9亿元收购酷派余下股份,21亿元入股北京国安俱乐部,宣布20亿美元收购美国VIZIO电视……

乐视生态帝国正在分崩离析。

上周,贾跃亭辞去上市公司董事长职位,160亿元的股权被冻结,旗下业务一个个的被变卖、清算,已经没有哪个好同学还能够将他拯救于水火之中了。

乐视之败,败在哪?

败在他的贪婪与野心。

乐视烧掉一千亿,大败局的血泪教训

乐视上市八年来,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累计募集了上千亿元的资本,业务涉及电视、手机、汽车、影视、体育、电商、云计算,热门行业几乎无所不包。

这里面,没有一项业务是赚钱的。

每天失血上亿元。

傻子都知道不可持续。

然而竟然还有那么多人在为他叫屈,说要包容这样的创业者,为他的理想和抱负感动得热泪盈眶。

说这种话的人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目的。

办公司,做生意,只有专注于核心业务,好好做产品,获得用户的喜爱,才是强盛的根本。

所有四处烧钱,玩概念,追赶泡沫的公司,都将被引火自焚。

你们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压垮乐视最后一根稻草的是股权质押,据年报数据披露,经过多轮股权质押之后,贾氏家族超过90%的股份都已质押。

一旦股价跌至平仓线以下,“崩”一声爆仓,所有的梦想都将灰飞烟灭。

假作真时真亦假。

其实何止是贾跃亭,如今大概是A股的上市公司老板们最焦虑的时刻了。

目前A股市场中,近3000只个股参与了股权质押,股权质押标的总市值已超5万亿元,而他们的风险正一天天逼近。

今年5月,上市公司补充质押的公告数大幅增加,达到了140条,创下历史新高。

其中,勤上股份、德豪润达等公司先后申请了停牌,补充质押资金。

据勤上股份披露,截至4月25日,控股股东东莞勤上集团有限公司质押的公司股票占所持公司股票比例为99.03%;实际控制人李旭亮、关联人李淑贤质押的股票占所持公司股份的比例均为100%。截至4月25日收盘,相关股份质押已接近平仓线。

类似的风险此前已屡见不鲜,比如2016年熔断后,顾地科技、同洲电子等公司就先后发生了实际控制人变更的情况。

因为这些股权,大部分是在2015年牛市狂热时高位质押的,一旦股价下跌,危机就暴露无遗。

平时还好,但你要知道,目前的大趋势是注册制开放,A股市场供需逆转,中小公司的股价下跌和流动性衰竭是一个近乎无解的困局。

这就像是你亲手订下的灵魂契约,恶魔附身,你以为你找到了实现梦想的捷径,却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撒旦的奴隶。

没有什么比这更可怕的结局了。

1

活下去的唯一办法,就是好好做产品。

别无他途。

我们看两个案例,他们的对比背后折射了A股上市公司老板们的两种迥异思路。

乐视烧掉一千亿,大败局的血泪教训

2010年8月12日,乐视网上市。

3个月后,信维通信也在创业板上市了。

乐视网所在的互联网视频领域,是投资者们所追捧的风口,估值高高在上;而信维通信所做的手机天线,却实在是不起眼,就跟纽扣、打火机一样,极之普通。

不管怎样,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都不过是业内的二线玩家。

在视频领域,乐视的上面有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在手机天线领域,信维通信的上面也有Laird、Pulse、Amphenol、Molex等一众跨国公司,国内的硕贝德也比他积累更深厚。

IPO成功,乐视融资6.81亿元,信维通信融资4.89亿元。

这笔钱怎么花,考验着他们的智慧。

当钱来得太快,往往就容易被冲昏了头脑,不懂得珍惜。

他们忘记了,融资只是一种加杠杆行为,用得好可以事半功倍,用错了地方也可以万劫不复。

钱的去处很快就有了方向。

乐视选择了扩张新业务。

2011年,乐视影业成立,贾跃亭挖来光线影业的高管张昭,开拓线下。

同年10月,网酒网成立,乐视进军酒类电商市场,将触角伸向了互联网巨头们的领地。

2012年,乐视超级电视推出,以补贴烧钱的方式,入侵硬件市场。

电商、电影、电视,分属于线上、线下、零售、文化、硬件等不同领域,对竞争力的要求差异巨大,并且都在各自领域内存在着实力强大的对手。

梦想家贾跃亭就这样毫无畏惧的出发了。

信维通信的彭浩要谨慎的多,他手里的4.89亿元被分配到了三个去处。

第一个,1.9亿元改造终端天线技术;

第二个,3250万元建设研发测试中心;

第三个,1.98亿元收购了一家叫北京莱尔德的公司。

三个去处,其实都是一个目的,做强主业。

莱尔德是一家出身自北欧瑞典的跨国公司,业内排名第一的天线公司,跟随着瑞典爱立信和芬兰诺基亚成长起来,一度掌控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份额。

无奈,苹果的崛起,三星的超越,让诺基亚巨人倒地,莱尔德危机四伏,摇摇欲坠的支撑了几年之后,最终绝望的选择了放弃。

信维通信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就下了收购的决定。

这是一笔蛇吞象的收购案,2010年,北京莱尔德的营收为10.7亿元,信维通信却只有1.4亿元,两者近乎有8倍的差距。

这更是一次充满荆棘的冒险,2011年,北京莱尔德营收下滑30%,亏损3900万元,而信维通信的利润也不过只有5300万元。

一个泥足深陷中的巨人,客户正在一个个死去,从诺基亚、爱立信,到摩托罗拉、LG,莱尔德的所有客户都在撤离手机业。他的巨额亏损,也足以拖垮弱小的信维通信。

但信维也看到了机会。

那时候的信维,客户主要依赖东莞的手机三剑客:OPPO、VIVO、金立,小日子虽然过得不错,但技术上自知离业界龙头还有一段距离。

他想打入苹果产业链。

2010年,苹果iPhone 4代出世,革命性的产品令他风靡全球。但是没多久,天线门事件就爆发了,成为苹果进军智能手机以来最大的危机。

所谓天线门,指的是iPhone 4的一个缺陷,用户只要一握紧手机,信号就会迅速衰减,几乎接收不到通信信号。这个致命的问题,让苹果受到了大量的投诉,焦头烂额。

信维深知其中的问题所在。

智能手机时代,功能越来越强大,屏幕也越来越大,这样必然导致一个结果,就是耗电量的越来越大,但是,手机的一个基本设计方向又是越来越薄。

这就产生了一个结果,细小的手机内部空间,每一寸每一毫米都必须为电池提供栖息之地,以提供更长久的续航时间,而其他的所有功能零件都成了被升级,或者被革命的对象。

传统的金属天线也不例外。

于是LDS天线技术就应运而生了。

LDS天线技术,也就是激光直接成型技术(Laser-Direct-structuring),利用计算机按照导电图形的轨迹控制激光的运动,将激光投照到模塑成型的三维塑料器件上,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活化出电路图案。

通俗的说,就是激光3D打印,直接将天线打印到手机外壳上,好处很明显,节省空间。

这毫无疑问是手机天线技术的一次革命性进化,科技含金量大大提升,再也不是山寨小厂谁都能够涉足的生意了。

苹果当时应用的就是LDS技术,但是当时的设计显然还不太过关,以至于当人手握住手机的时候,与天线接触产生了短路,形成了始料不及的“天线门”事件。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信维上市之后,就将一半的融资金额投入了对这项技术的研发之中,倾尽全力。

即使如此,还有两个难题需要解决。

第一,信维通信2006年创业,至今不过4年多时间,研发团队的积累还很薄弱;

第二,苹果这样的大客户,不仅仅看技术,还要看质量,看资质,从接触到拿到订单,一来二往至少要3年。

然而时间等不起。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petssky